不周延

陈子延

【生贺短打】言于猫(cp:两汉智谋组)

#短小精悍#
#食之无味#
#内容无脑#
  
  
这里不周延,皮上是保持养老心态的张良,爱好调戏后辈。
此文送给后辈  @鹿 ,你居然临时改ID,害得我差点找不到|ω•`)
祝你生日快乐,愿你可以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
   
甜,短,ooc。
一方为猫,不是猫化、是真的猫。
所能接受,请下视。
    
    
   
    
 
    
开始不过是些松软的触感,恍惚以为是还未醒过来的错觉。
       
但待到清醒些,才发觉并不是梦。张良昏沉眯着眼,垂着头就这样晃了晃,试图把沉沉压在后脑的厚重感甩掉,手指下意识蜷缩,揪住一撮软乎温热的毛发。
      
“……?”手指摸索着,毛发覆盖下暖呼呼的团状物蠕动了一下,这才慢悠悠地“喵呜”一声,声调七分慵懒三分不满、绵长地绕着自己耳朵转了会。张良手肘撑起身子,这才从一堆书籍的缝隙中爬出来,扶好歪戴的单片镜,他才真正意义上的正视了那个被自己揪毛的“物体”。
“……你怎么在这里啊。”
   
  
==================
    
  
【生贺短打】言于猫(两汉智谋组)
   
    
==================
   
    
猫儿似是不满,“喵呜”一声便无下文。见自己的猫并无下一步,张良内心无奈地叹息一声,放缓声音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孔明?”
   
尾巴翘起来晃了晃,像是回应。
  
……这样才有反应么?
     
张良揉了揉眉心,伸手呼噜了几下诸葛亮的毛。他不清楚几个小时前被他托付给刘邦的猫怎么跑过来的——也许是因为不喜欢刘邦趁窗口敞开从那跑出来,也许是刘邦出门遛猫(不对,猫需要溜么?)时没看住溜了。
   
不过也不碍事,也就是待会得费点时间将他送回去的,重演暂时分别的旧戏码。
    
——不过现在看来可能有些困难。张良盯着那横卧在桌子上好不惬意晒着太阳的猫大爷,思考着如何在不惊动走廊尽头正趴着补午觉的管理员的前提下转移走这只猫。
还有,刘邦还没找到这里吗?浅色发色的青年蹙眉,有些束手无策。
      
诸葛亮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主人的烦恼,他侧卧在桌上,毫不在意身下就是张良甘愿将他扔到刘邦那并埋头于图书馆所努力的东西,就是任张良如何推动也不肯起身。眯眼享受从窗帘缝隙钻进来的一线阳光,这只猫完全无视青年焦灼的视线、自在地舔弄自己的毛发。
   
平日的灵性哪去了?被当成嘎嘣脆吃了?不敢太大动作、只怕一声猫叫吵醒管理员——张良真心想翻白眼了,只得手指附上皮毛、力道适中的顺着,不时的轻柔打转,呼噜得猫在阳光下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手指的动作停了。
   
“……孔明,下来。”
   
猫不情不愿睁开眼,圆润的蓝瞳孔盯着张良。
   
“别耍脾气,”口吻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你蹲这我没办法写论文,”迟疑了会,又补上一句,“留这里也可以,别乱窜。”
   
圆润的猫瞳孔一眨不眨,蹲坐的猫像是一尊塑像,只有后边的尾巴翘起末端成勾、一晃一晃地。
   
张良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傻瓜,用着对人商量的口吻对着一只猫说话——就算这只猫同人一般有名有字也是。磕磕绊绊漏出几个音节,他才撑着将话续完,“……听见了吗?”
   
好傻。
他感到耳根在发烫。
    
猫一眨不眨定了一会儿,垂下头舔了舔侧边的毛,起身灵巧地绕过好几个障碍物跃下书桌,利爪收敛在肉垫里、落地无声。他绕着张良的裤管蹭了蹭,最后在鞋子旁舒服地窝成一团。
   
张良眨眨眼,不敢相信如此简单就达成了目的。
    
   
说不定诸葛亮真的听得懂自己说话。
谁知道呢。
    
   
晃了晃头,他伏案继续专注于手头上的论文。
  
当然,脚是不敢乱动了,生怕惊扰了侧边窝得安稳的猫。
   
……话说,解决完论文,不如去采购点三文鱼吃吧?
    
   
   
【FIN】
   
  
我爱修仙,法力无边 
文短而没营养,这就是我。【咸鱼瘫】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