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延

陈子延

【aph片段】落花时(cp:枢轴花组)

#片段练笔#
#剧情无脑#
#短小无味#
  
  
复健产物,食用请谨慎。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重要的事说三遍_(:зゝ∠)_
      
     
     
     
    
      
      
      
         
“又是一年樱落时……”
   
他抬起一只手臂,修长的手从宽大的袖管里伸出,翻掌向上、稳稳接住了几瓣淡色的樱花。
    
一阵风吹过,轻薄的花瓣在掌心打个转、又被刮向空中。本田菊收回手,拢拢袖口后抬眼望着那花飞远,同着它千万个同伴在头顶刮起粉色的海潮。
    
风停了,花瓣簌簌而下,落在他的头上、衣服上,看起来就像是落满了雪。
    
菊岿然不动,垂眼任凭花瓣落满身。
   
     
=====================
  
  
【aph片段】『落花时』
(cp:枢轴花组)
  
花虽芬芳终须落。
 
 
=====================
    
    
自春风吹拂而过,自冲绳到北海道,一年一度的樱花潮席卷整个日/本,昭示着春天的到来。
   
似乎这一纤弱植株总会得到大和民族的格外宠爱,自第一朵艳色花开放为始,至最后一点淡色花凋零,新闻媒体的镜头追随着樱花的脚步北上,只为从始至终的见证。
   
   
   
“——这是一种风雅。”面对别国的疑惑询问,本田菊啜饮一口茶淡然回答,随之为茶水的寡淡短暂蹙起眉头。一旁的千年古国露出会心一笑,无视询问者的惊愕目光自顾自将刚沏好的茶水往他那一推,拢拢袖口而后端起自己的茶碗。
  
“多谢,这是今年的新茶么耀君?”品一口,菊赞叹,“好茶。”
  
“小菊好眼光。”王耀哼着小曲,全然当那位北/约成员国于无物,“若是喜欢,待会走时捎上一罐。”
   
“那便谢谢耀君了。”
   
“不必。”茶碗掩去笑意,淡金色的眸子眨了眨,“顺带分享给那位吧,好东西要拿出来分享不是?”
  
   
  
那位啊……
  
菊在树下拢拢袖口,歪头抖去发间的花瓣。风吹过他身旁,带着一缕寒凉——早春仍旧有几分寒意,若不注意添加衣物还是会冻到。想到这里他转过身,对着廊道上懒洋洋躺着的人说。
“费里君,还是别在这里补觉吧,容易着凉。”
   
“恩……”被提及的人发出模糊不明的呢喃,翻了个身,“菊你就让我睡会吧……反正我身体好不容易着凉……”
   
“不行,”菊一言拒绝,末补上一句软话劝说,“在此处休息的确容易着凉,费里君还是爱护好自己的身体比较好,若是身体折腾差了,到时候如何去尽情游览呢?”
  
“Ve……好吧,菊我听你的。”嘀咕着“菊真像妈妈”,费里西安诺用手肘撑起身体坐起来,低下头抱起那只团在一旁打盹的毛茸茸眯眼猫蹭了蹭,这才缓缓打个呵欠。
“呼——嗯”
“喵——”
  
一人一猫在廊下动作几乎一致,这番场景看得菊有几分好笑。
  
“若是费里君困倦,在下可以带您去客房先行休息,现在时间宽松,游玩可以稍微延后。”上前几步,菊轻声说道,却听低头揉着眼的淡棕色头发青年用迷蒙的声线喃喃拒绝。
  
“Ve……难得好天气,错过了就有点可惜了不是?”费里西安诺露出兴奋地笑,挥了挥手想展示自己并不困顿,“还是去玩吧ve!”
  
“好吧……那在下先去备些茶水,也好提神醒脑。”褪下木屐,穿着白布足袋的脚踏在木头上悄无声息,宽松的衣袖晃过低头揉猫的青年肩旁,却被他一手捉住。
  
“菊。”
“怎么了费里君?”
   
“你能蹲下来吗?”费里西安诺仰起头,捉着他的袖管催促,“就一下。”
 
菊不明他的意指,但也依言屈膝蹲下、手掌撑着地板身体前倾少许:“怎么了……”
 
 
  
他只看见有着蓬松柔软的发的青年凑近他,难得睁开的眼睛带着些疲倦和水汽,却仍旧明亮,像明镜倒映出他的模样。凑近后他身上染着的些许汗味和干净的衣皂芬芳熏着鼻尖,菊感觉到费里西安诺抬起手臂、用手拂去他发间的什么,手指下落的时候触碰到脸颊,轻轻的。
一阵风吹过,又是一阵花落。
 
他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Ve……菊的头顶有花瓣哦,我帮你取下来了。”费里西安诺露出淘气的笑,下一秒却眨眨眼、一副惊异的模样,“菊……你怎么了?”
  
“在、在下没事……”慌乱蹭了把脸颊,慌乱起身快步走开,“在下立刻去备茶!”
  
费里西安诺呆呆看着身着和服的青年一反常态的不稳重,不解的歪歪头。
“菊这是……怎么了?”
  
“喵——”蹲坐在一旁的花猫抖抖耳朵,发出意义不明的慵懒叫声。
  
 
【Fin】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