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延

陈子延

【王耀片段】梦醒之刻(cp酒鱼,七夕贺文)

#『梦醒时分』尝试片段#
#七夕百日酒鱼DAY 9#
#只是一把难吃的沙子#
   
   
   
大家好这里是不周延,一个正在努力挽回文力的芝士面包。
原本想写短打,结果憋着憋着成了片段(。)
对不起过几天我一定写出来……
  
   
一把普通的沙子,难吃的
『梦醒时分』的补充,对,正文都没出来补充就先来了(。)
几乎没有什么内容
王耀设定,大写的ooc
若仍能够接受,请下视。
   
  
  
   
    
  
  
有时候他会想着自己的梦会不会过于残酷。
   
虽说组队参战是自愿,死了也会在泉水中复活,一场战役下来都不会有多少痛感,放下刀刃仍旧可以勾肩搭背。
   
可是真的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庄周捂着方才被长枪剐蹭出来的口子,只觉得残痛不消。
   
梦的主人是不会真正受伤的,可是此时的口子却迟迟不见愈合。庄周思考了一下,决意把带伤的手臂遮好,驱使着鲲慢悠悠地支援队友。
    
    
   
这场梦恐怕快要崩塌了。
    
庄周顺手招了只蓝蝶,蝶儿颜色不复原本的莹莹亮色、显得单薄而透明,轻盈地在空气中转了两圈,却是与空气融为了一体。他的脸上依旧云淡风轻,丝毫未因为蝶的消失而惊讶。身下的鲲不安地鸣叫了一声,换来主人的安慰抚摸。
    
“鲲啊……你说,这到底是闯入我梦中的人傻,还是身为梦主、却沉溺于此的我傻?”
    
蓝色的大鱼晃悠着尾鳍,静默不动,上边的青发青年也没有再发声,只是安静的抚摸着大鱼的头顶。
    
良久,一声叹息响起。
“鲲,走吧。”
    
   
   
“子休?”
   
庄周睁开朦胧的眼,只看见李白提着剑站在面前,面带忧虑。
“你看上去并不好。”
    
“没有什么不好的。”庄周直起背脊,抬头望向李白,“倒是你怎么有这份闲情雅致呆在这里,不是有要紧的事要去办吗?”
   
李白这才想起之前狄仁杰曾派人送封书信给他,说是召集所有人讨论最近峡谷内泉水失灵的事,只是因为最近看着庄周的异样、心里不免有些担忧,所以在本该出现在召集点的时候自己却出现在庄周所居住的地方。
   
“……子休,你确定真的无碍?”
   
“不关事,”庄周摇头,转而催促李白快点上路,“再不快点就彻底错过了,快去吧。”
   
“真不明白这次召集为什么不叫上子休你,”李白半开玩笑地抱怨,内心却是带着对对方的担忧与不舍,“不是说好全员集中吗?”
  
“我已经去过了,人过多,自然分批次开会。”庄周淡然回答,“不去吗?你不是之前还说城里面的酒肆进了佳酿,要去尝尝?”
    
“啧,这个我差点忘了”李白咂咂嘴,抱怨这次果然逃不开开会了,可又不舍得就这么离开,于是笑嘻嘻凑上前去,庄周对着李白无限靠近的俊脸、心想着这个家伙又要做什么。
   
“子休,走之前不来个践行礼吗?”
   
……果然。
  
“不过是出趟门,不远。”
   
“哎……子休真的好生薄情,”李白故作郁闷的神色,“看来太白今日都要心情不佳了……”
  
本来只是调侃一句,可他只看见庄周低垂的眼眸里淡金色的光转了转。
“弯下腰。”
   
李白有些奇怪,但还是依言弯腰。庄周一手拽着李白的衣襟下拉,抬头就是在对方的唇上落下一吻。
   
“可以了。”庄周松开手,有些好笑的看着往日厚脸皮的家伙此时此刻却耳根泛红、支吾着要先出发而后匆匆离开。
   
“子休晚上回来我会给你带好酒的!”
   
落荒而逃之际对方还加上了这句话。
    
庄周驱使着鲲慢慢游到门边,看着身着白袍的青年渐行渐远,脸上刚起的笑意渐渐消失,剩下的是安宁。

“我很期待……只是,可能等不到了。”
    
他挽起袖子,看着胳膊上那个至今都未愈合的创口。
“果然,撑不到太久了。”
  
自己的遭遇迟早会蔓延到其他人身上,现在不过是开始而已。
   
庄周闭上眼,挥手幻化出成群的蓝蝶。
  
身下的鲲不安地鸣叫、突然扭动的身体差点把庄周甩了下来。
   
“鲲。”
   
青年的声音迫使大鱼不再摆动身体,却没法让它止住鸣叫。
    
“可惜了,不能再陪你到最后了”
   
露出清浅的笑,青年挥手,生生捏碎了飞舞的蓝蝶。
蓝色的碎片飞溅,像是谁的血、谁的泪。
  
   
  
“不会疼痛,只是一场梦。”
“死亡,美妙的长眠,值得高歌一曲。”
  
青发青年哼着熟悉的歌谣,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渐渐透明的身形。
“呜啦啦啦,啦啦啦……”
   
   
    
  
王者峡谷恢复了正常。
只是世上再无庄子休。
    
   
   
【Fin】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