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延

陈子延

【aph短打】白熊与萤火虫(cp露普)

#一篇睡前童话故事#
#保证不虐保证不虐#
#祝各位能一夜好梦#
  
  
大家好这里是不周延,一块正在复苏的芝士面包。
送给大家一篇睡前童话,祝各位好梦一场
相信无论如何,露普都能够是甜的,他们两个,一定能够幸福
晚安:)
  
灵感出自白熊太太的一系列熊与星星的插画,画得非常可爱😘
算是『睡前故事』的延伸版
不介绍设定,不介绍雷点
各位请自行决定是否看
内容有所映射
结尾有彩蛋
  
若可以接受的,请下视。
  
  
  
   
    
    
  
从前,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住着一只白熊。
   
这片森林的树长得高大,将大片的天空都遮住了。从树叶缝隙间漏下来的阳光也被稍显低矮的灌木全部接下,为树叶表面镀上一层或是温润或是耀眼的膜,特别是正午时候,铺洒在叶片上的阳光最为闪闪发光,像是人类所垂涎的黄金。
   
白熊当然不知道黄金是什么,他只觉得那些阳光很好看,就像夜空里的星星一样闪闪发光。只不过夜晚的星星是银白色的,白天的『星星』则是有点像树下小野花的色彩,黄灿灿得暖人心。
    
只可惜白熊无法够得着那些『星星』,也没办法把它们留下。他只能每天在正午的时候跑到灌木丛那里,看着它们在叶子上跳舞,直到太阳转移了方向,『星星』也离开了。
   
为什么他们都不留下来呢?
    
白熊很想捉住星星,但他没有恶意,他只是感觉很孤单、想要一个同伴陪陪他。偌大的一个森林里除了他没有其他动物——这里太过阴森森,那些动物都不愿意就在这里。
   
……难道就没有人和我做朋友吗?白熊每天都在森林里打转,希望找到一个动物,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他最多能找到一些人类留下的东西,比如玻璃罐子。
  
玻璃晶莹剔透有时就像星星,可是只要天暗下来,它又不会闪光了。白熊沮丧地用鼻子去拱着歪躺在地上的玻璃罐,他收拢尖锐的爪子、只用肥厚的脚掌去推着罐子滚来滚去,一不留神,罐子咕噜咕噜滚下了树荫。
    
不好!下面就是湖边了,如果罐子掉进水里的话会沉下去的,再下水捞的话肯定会弄湿一身厚实的皮毛!白熊赶忙追了过去,终于在罐子滚下水之前把罐子拦住了。
   
好险……白熊小心翼翼的用两只前掌将玻璃罐子捧起来,凑近看看,发现没有破裂后舒了一口气。忽然,耳朵灵动地抖了抖,他捕捉到了一声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的笑声。 
    
“谁?”白熊忍不住发问了,他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
  
在他发声的同时,那个笑声停止了,湖岸边重新回复了宁静,只听得见白熊有点粗重的喘息。白熊紧张的四处张望,希望可以找到那个发出笑声的动物。
    
安静了一会,白熊终于看见灌木下慢悠悠地飞出一个闪光点,闪光点忽闪忽闪地发着光,一点点向他靠近。白熊呆呆地看着闪光点靠近,连呼吸都放轻了。
   
是萤火虫。
     
他从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虫子,在微暗的树荫下萤火虫发着柔和的、暖黄色的光,随着一种频率闪烁着,照亮了一块地方。
   
“你好,”白熊捧着玻璃罐子,略显紧张的说,“我是白熊,那个……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萤火虫没有说话、慢慢飞近白熊,最后停在他的鼻尖。白熊不敢抽动鼻子——即使他觉得鼻子很痒,他怕这会吓跑萤火虫。他放轻呼吸,眼睛紧紧地盯着萤火虫,等着他的回答。
   
快了,他看见萤火虫身上的光变了个方式闪,他想萤火虫应该会给他回复了。
   
萤火虫说:“Kesesesesese,我可没见过会玩玻璃罐子的熊。”
  
白熊很疑惑,小幅度的歪歪头,说:“这样很奇怪吗?”
  
“当然不是,”萤火虫说,“只是比较少见而已。”
  
“我听说过你”白熊屏气凝神听着萤火虫说话,“我的朋友们都说北边那片森林里游荡着一只熊,每天都想抓住动物果腹。” 
   
“可是我并不吃他们啊……”白熊吓呆了——他从没想到在别的动物眼里自己居然是这样子的嗜血模样,委屈的抖动耳朵,他说:“请相信我,我不会吃别的动物,我只吃鱼……我不是那么血腥的一只熊……”
  
“哼,你当本大爷是蠢货吗?”萤火虫发出一声嗤笑,语气里满是不屑,“那群胆小鬼才不懂什么是真实,只会传播不真实的话语……放心吧,本大爷觉得你是一只好熊。”
 
“谢谢那……”未等白熊忐忑地问出来,萤火虫满口答应了。
   
“本大爷就当一会你的朋友吧”
    
随后萤火虫又补上一句:“嘛,反正我也无聊,回到天上之前没什么事做。你这头熊也挺有意思的,那我就当你一个夏天的朋友。”
   
“什么?!”白熊急了,他拼命摇头,吓得萤火虫飞了起来。
    
“大白熊你干什么啊!”
    
“你为什么不能做我永远的朋友?”
    
“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夏天能够待在地面上啊。”萤火虫理所当然地说,“夏天过去,我们就会离开这里回到天上去了。”
     
“包括一切的动物、植物,最后的归宿都是天空——哎你哭什么?”
   
他看见白熊眼睛里开始蓄起泪水,有点不忍心地劝着:“那个,我们不还是有一个夏天的时间吗?开心一点吧。”
    
   
 
注定要离开,哪还有开心的感觉?
    
  
  
“不要……你不要离开好不好……?”白熊眼泪汪汪地说,“这里没有一个动物,只有我一个好孤独……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好不好?”
   
“不行啊……我一定要回到天上去,这是规则。”
   
“真的不行?”
  
“不行。”
  
“那么,那么,我把萤火虫留下来不就好了吗?”
    
“什么?”
  
白熊用玻璃罐子呼的一声把萤火虫罩在里面,前掌盖住罐口阻止萤火虫飞出来。他看着萤火虫在罐子里面乱飞、时不时还撞在罐壁上,虽然有些心疼,但还是无视了他的呼喊、捧着罐子返回自己的窝。
    
“大白熊,大白熊!”罐子里的萤火虫呼喊着,“快放我出去!”
    
白熊说:“不,我不放你出去,放你出去你就会飞走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萤火虫言语中带着悲伤,质问着白熊。
   
“把你放在罐子里养着,你就不能飞上天了”白熊说,“永远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这样我就不会孤独了,这样我就有归属的感觉。
   
“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萤火虫大声地呼喊着,“不要说一辈子了,你把我关在罐子里我马上就会死掉的!”
“没有自由的话,我根本活不长。”
   
“不,你会永远留在我身边。”白熊认真地看着萤火虫。但他没有看见脚下的一个浅坑,一脚踩上去后白熊失去了平衡,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啪!手上的玻璃罐子掉在地上,碎了。
  
萤火虫从一堆玻璃碎片中摇摇晃晃地飞起,升空后赶快飞走了。
   
“别走……”白熊狼狈地趴倒在地上,冲着萤火虫呼喊着,眼泪从黑色的眼睛滚了出来,弄湿了白色的绒毛、泪水掉在地上消失不见。
   
他趴在地上,悲伤的哭喊,求萤火虫回来,但萤火虫没有再搭理他,只是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层层叠叠的灌木后、再也看不见了。
    
“为什么要离开我……”
    
白熊流着泪慢慢爬起来。后腿挫伤了、伤口生疼,玻璃罐子也打碎了,碎片散落在地上就像是泪花,萤火虫也飞走了,身边再没有一个能说话的动物了。
    
“我很想你们留下来啊……”
   
所住的地方这么阴森又不是我所希望的,为什么你们都不理我,都要离开我……
   
白熊啜泣一声,用前掌抹抹眼泪,却忘记了摔倒时前掌早已脏污,泥土入眼后又是一阵疼痛。
    
他本来想收住眼泪,可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一边揉一边掉眼泪,他委屈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嚎啕大哭总是会让生灵忘却时间,但不得不说这是稀释疼痛的方法之一。
   
等到白熊哭够了,整个森林都暗了下来,空气里或许还残余着白天的热度,但比起白天俨然变了一个样子。
  
夜晚的森林更为阴森恐怖,何况今天不知为何少了跳跃在树叶间隙的星星,藏在灌木间的小道根本看不清。白熊自暴自弃地坐在地上,根本不想挪窝。
  
回不了窝,干脆就在这里睡了吧。他抽噎了一声,弯下腰开始用两个前掌扫开树下的树枝与石子,等到清理干净后他就就地躺下,四肢蜷缩在柔软的腹部之下,头歪侧着搁在地上,整个就像是一团巨大的毛绒绒的白团子。
   
晚上的森林真的好冷……明明自己应该不会感觉到冷的啊……白熊只感觉脸上凉凉地,抽抽鼻子、委屈地打了个喷嚏。
  
好不容易找到的朋友……就被自己吓跑了……自己好笨啊……
  
一边埋怨自己,一边打着盹,白熊一步步滑向甜美的梦乡。在他睡着的一瞬间,他仿佛看见了满天星辰。
   
好多好美的星星啊……他拼命支起脑袋,想看清楚,但实在敌不过沉重的睡意,醒与梦之间挣扎,他痴痴地看着这片温暖的星辰。
   
一点温暖落在鼻尖,一声叹息在耳边响起。
  
“睡吧……别再伤心了……”那个声音温和得不可思议,带着哄诱的口吻,“睡着了,就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真的吗?白熊问,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快乐,而后伴随着安定,他沉沉睡着了。
   
“是真的……”萤火虫看着白熊,小声的说。
  
“就算秋天到了,我终将离开,我们也会再见面。”
  
“而从今以后,你将会夜夜好梦。”
  
   
  
================================
   
   
“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青年顿了顿,发现躺在床上的孩子没有半分睡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还有什么问题吗,加里宁?”
   
“有!”被唤作『加里宁』的孩子眨着明亮的眼睛,语气里满是疑惑,“白熊和萤火虫……最后还是会分开吗?”
  
“没错,故事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青年——伊万回答,“夏天过去,萤火虫就要回到天上。”
  
“可是……为什么?这不是童话吗?他们不是可以永远永远的在一起吗?”加里宁皱起眉头,“丁马克叔叔家的童话都是王子公主最后幸福的在一起了——”
  
“加里宁,”伊万心平气和地唤了加里宁一声,加里宁立马就不说话了,只是睁着不甘心的眼睛盯着他。
  
两双相似的眼睛对视,相互间默然无声。
 
伊万看着自己这个在某方面过于较真倔强的孩子,说:“你要明白,这世界上没有过于完满的事,更多的是残缺。”
“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选错了路、做错了事、失去了自己珍惜的东西,他们有那么多的不甘,可是却无用。”
  
  
  
就像曾经的他和他一样,就像千千万万的失去所珍视之物的人一样。
   
  
  
“……爸爸,”加里宁怯生生地问,“您也失去过吗……”
  
“有啊,包括我、包括爹爹、包括小加里宁,大家都会失去。”
“可是啊,加里宁你要记住一点。”
  
伊万揉着加里宁毛绒绒的小脑袋,带着安然的口吻再次开口。
  
“离别的终究会相遇,所以不要害怕独行。”
  
“没错,萤火虫终究会回到天上化作星星,白熊终将变成孤独一只。”
“但熬过一生,等到白熊死了,他们终将会再见面的。”
  
   
  
【END】
  
  

评论(1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