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延

陈子延

【aph片段】睡前故事(cp露普)

#无责任的糖#
#笨蛋夫夫的枕边话#
#灵感来自白熊太太的插画#
    
这里是不周延,跑过来发糖了。
嗯……这算是糖吗?我自个写得都有点不敢确定。
  
无责任的(强制认定是)糖一块
对话流,逻辑已乱,转折生硬,ooc到处都是
国设,两人已经结婚同居设定,加里宁出没
一闪而过极东组与家暴组
如果你可以接受,那请下视。
   
   
  
  
 
    
  
  
   
夜已经深了,伊万背靠床头半躺着、对着落地灯柔和的橙黄色灯光看书,他等着基尔伯特哄完加里宁睡觉后回来。
  
咔哒一声,卧室的门被打开、而后又轻轻关上,基尔伯特几步走到床边后直接扑倒在床上。抱着枕头磨蹭了几下,他翻个身面对着伊万:“喂伊万,刚才加里宁缠着我要讲睡前故事。”
  
“嗯,”伊万应了一声,手上的书翻过一页,“然后呢?”
  
“还有什么办法,本大爷就给他讲咯”
 
“讲了什么?”
  
“哦,就和当年给阿西讲的差不多。”
 
“什——”伊万手一抖,书差点从膝盖上滑了下来,“加里宁现在才多大!”
  
“怎么,你对本大爷的故事有什么意见?”面对质疑,基尔伯特一急之下把自己的口癖都暴露出来了,他用胳膊支起上半身,红色的眼睛咄咄逼人,“阿西后来也不是被我教育得很好吗?”
    
是啊,教育得很好没错,可是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长得像个德方块……
  
昔日的条顿战神咄咄逼人的瞪视对他人可能有效,可对他的丈夫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说那并不算什么。不过伊万没有直面反驳,眼睛转了转,他说:“时间过了这么久,方法都会失效,现在并不是你们当时经历的那个战乱的时期,加里宁恐怕已经不适合那种教育方法了。”
  
“腓特烈老爹的传记都不行?”
  
“……基尔,放过加里宁吧。”
  
“那好吧。”基尔伯特重新翻身躺下,盯着天花板,“那讲什么?童话?”
  
“你说的是丁马克家的?上次加里宁跑到他们家时已经听诺威讲过了,难不成给他讲你家的。”
   
“……还是算了吧。”听了这句话,基尔伯特不知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脸都黑了。
   
“话说你上次去王耀那里取经都没有听到什么吗?”基尔伯特想起上次伊万的远行,踹了踹对方的小腿。
    
伊万干脆合上书,努力的回想:“不……当时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woc王耀居然没有赏你一巴掌?
   
“他当时只顾着和本田菊发闪光弹。”
   
……当本大爷什么都没说。
   
“但是有一句倒是记得,”伊万照着记忆里王耀的话语重复了一遍,“‘父母可以将自己的爱情故事讲给孩子听’,就是这样。”
   
听完这句话,基尔伯特诡异的沉默了。
   
“基尔?”
   
“……你让我怎么说,难道我要说那次你为了见我徒手将坦克入口的铁板掀开的事吗?”
     
“基尔,你可以说不那么限制级的…”
    
“本大爷和你相处就没有不是限制级的时候。”
  
两个人沉默了。
  
“到最后还是得求助于童话……吗?”
   
“这还不是一样,还不如听我的,聆听亲父的教诲……”
   
“行了,你这个亲父爱好委员会会长。”伊万一句话就把基尔伯特的话头堵住了。
    
“那蠢熊你说怎么办?”
    
“自己编个故事讲给加里宁听不就好了。”
  
“听起来不怎么靠谱。”基尔伯特下了断言,“你说个听听?”
   
伊万脸上露出深思的神情。基尔伯特看着身边的北极熊恩了半天,却连半句话都憋不出来:“你到底行不行的。”
     
“基尔,灵感不是说来就来的……啊,有了!”伊万清清嗓子,开始讲述:
   
“从前,一片茂密的森林里住着一只白熊。白熊一直都很想交朋友,可是偌大的森林好像就只居住他一只熊,他一直都没有见到第二个活物。”
   
“有一天,白熊出门觅食。他习惯的走到一片湖沼边,湖沼三面被森林环抱,显得有点阴森。四处张望,他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不止它一个活物。”
    
   
伊万的声线平时偏高,说话的语气带着点孩子气,但此时此刻他的声音低沉和缓,说故事时带着娓娓道来的诉说感。基尔伯特原本不过是随便听听,没想到听着听着他不禁入了迷。
   
    
“……他看见不远处灌木丛下有一个亮点,忽闪忽闪的。
   
‘你是谁?’白熊问。
   
那个闪光点飞近了,围绕着他上下移动。白熊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只落单了的萤火虫。
  
‘你好,我是住在这里的白熊。’白熊有点紧张的自我介绍,‘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萤火虫飞了一会,轻盈的落在他的鼻尖上。昏暗的湖边唯有白熊这里是亮着的,萤火虫身上的光照亮了白熊的脸,白熊小心控制着呼吸,就怕吹飞了萤火虫……”
    
   
伊万的语速越来越慢,音调也越来越低。基尔伯特屏住呼吸,听着下面的故事。
    
加里宁大概会喜欢这个故事的。他心想。
   
  
“过了一会,萤火虫像是要回答什么——他身上闪光的频率变了。白熊屏住呼吸,他等着萤火虫的回答。
而后,萤火虫……”
    
  
萤火虫怎么了?后文呢?基尔伯特支起上半身,等待着下文。
  
  
“——萤火虫说:‘Kesesesesesesesesese~’”
   
哐!
  
基尔伯特听到后立马扑倒在床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他的鼻子狠狠地和床垫相撞,疼的要命。但是他立马爬起身,伸手揪住伊万的睡衣领子。
 
“萤火虫怎么可能会笑啊啊啊啊啊啊!!!”
  
伊万还维持着那种扭曲的笑(他的脸笑抽筋了):“基尔……那只是童话”你看平时熊也不会说话不是吗?
  
本大爷不管!会说话的熊不还有你这只吗?“童话也不能偏离那么多——”
   
咚咚。
   
敲门声制止了他们。半晌过后,门外传来软软糯糯的童音:“爸爸,爹爹,你们不要那么大声,加里宁都被吵醒了……”
    
“抱歉加里宁,爸爸会小声点的”伊万应答着加里宁,一面用眼神示意基尔伯特放手。基尔伯特考量了现状,哼的一声松开了衣领。
    
“加里宁,快去睡吧。”
   
“呼~嗯~”门外的加里宁打了个困意满满的哈欠,嘟嘟囔囔和伊万与基尔伯特说了声晚安,走之前还不忘补上一句:“爸爸,你不要把爹爹欺负得太严重,他明天还要带加里宁出去玩……”
    
说完,加里宁拖着拖鞋就慢吞吞地走回房间。
   
门这边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这孩子……怎么这么懂啊。”
   
    
  
【END】
   
    
伊丽莎白:呵呵呵呵这可有我的一份功劳哟~
   
  
==============
    
糖发完了,我也该去炒玻璃渣了😄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