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延

陈子延

沉迷花间

偶尔写东西

【aph短打】痴骨者隐于山林之中(cp露普)

#想尝试悬疑写法但失败了#
#标本师露x少年普#
#『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的强制安利#
  
 
…说是说短打,但好像比起平时的爆了不少字数😂
没办法太喜欢这部番了,一想到这个设定我就滚来滚去无法自拔(快够)除了女主推理前那段动作有点中二搞到我半夜犯尴尬癌以外都觉得都蛮好😂重点是男主的眼睛颜色调的好漂亮~
再脑补一下同设定的露普那就更不用睡觉了…
 
  
人设,痴迷于骨头的标本师露x正义感有点过剩的中二少年普
私设多,ooc也多,特别是露熊的性格…
恶友组出没,托里斯出没。
没看过番的均可食用。
纯粹脑补一时爽,如果吃了有毒不要打死我就好😂
  
 
  
     
  
   
  
  
…东面山丘的密林深处有一栋样式老旧的房子。
房子里住着一个痴迷骨头的捡骨者。
   
  
=====================
  
  
『痴骨者隐于山林之中』
露普only
    

=====================
  
   
“哈,什么?”基尔伯特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弗朗西斯,“这种传闻你也相信?”
  
“哥哥我什么时候说过谎哎,说真的基鸟你也小心点,那栋宅子不就在你回家那条路附近吗?”
 
“是啊是啊,其实俺听到这个传闻还是有点怕,毕竟连骨头都吃的鬼真心没怎么见过,要是真的俺和弗朗岂不是连你的骨头都见不到了咕噗!”
  
基尔伯特干脆利落地往安东尼奥的肚子上揍了一拳。妈的本大爷还没出事你说个什么劲,要是本大爷真的出了问题就是你咒的。
  
“懒得跟你们废话,阿西也快要放学了,我先回家了。”把足球往书包里一塞,基尔伯特挥挥手当做告别。
  
“喂喂!这可是哥哥我的一片好心啊!基鸟你…”弗朗西斯怒气冲冲想去扳他的肩膀,却被安东尼奥阻止了。
  
“算了弗朗,”安东尼奥耸耸肩,拍了拍弗朗西斯,“基鸟不在乎就别强灌输了,其实俺也有点将信将疑…”连骨头都吃的妖怪?吹水都不打草稿好吗?
  
“什么啊你们都不相信哥哥我吗?!这个可是有事实有依据的好吗?”
 
“哎,回家回家,再不回家俺的爸妈又要举着鸡毛掸子来找俺了。”
  
“那个…”
  
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回头,只看了身后站着一个身形纤长青年,穿着浅色的大衣围着围巾,提着一篮子的菜。面对两道疑惑的视线,他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
  
“你好,请问那个传闻能够讲给我听听吗?”
   
  
  
谁去管这种无意义的传闻啊,没事找事。
   
基尔伯特悠哉悠哉地提着个书包晃荡在回家路上。
经过一个岔路口时,他不自觉的停下脚步,转过头向右手边的上行道末端望去,视线沿行车道向上蔓延,最终停在最远处的一栋孤立的宅子上。
   
他并没有告诉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一件事,那就是他其实并不是对所谓的『鬼宅』一无所知。实际上,他已经多次利用回家的时间差侦查过这栋宅子了。
   
…虽然所谓侦查就是扒着别人家的矮墙向宅子的窗户里偷窥。
 
基尔伯特撸起袖子看了看手表,确认时间还有盈余后义无反顾走上那条上行路。
  
他想他已经掌握了那个宅子的秘密。
   
  
  
平坦的土地上用砖垒砌成一个土灶,红色的火焰劈啪作响、冒出烟雾,成人手臂合抱勉强能圈起来的深锅里的乳白色液体咕噜冒泡、散发着肉香与动物组织腐烂发臭交织的奇妙气味,如果屏住呼吸凑近,你甚至可以透过蒸汽看见液体中沉浮的发黑的组织和淡色的长条状物。
  
而现在站在锅子旁的人手里拿着一条加长的炒勺在锅里搅拌,他看上去心情愉悦,一边搅拌还一边哼着听不懂的歌谣。锅子里翻滚的液体带动内含物与不锈钢锅壁碰撞,发出的沉闷的撞击声与异国的歌曲交织,有种难以言喻的诡异。
咚。
   
“啊~看来快好了呢~”他用炒勺搅动了一下,捞起一根白森森长骨,凑上前去仔细打量,满意的点点头。
“成色,非常漂亮~”
  
  
   
基尔伯特放轻脚步,慢慢靠近那一栋宅子,右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紧捏着自己的手机。他有点紧张,不禁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上唇——他甚至都不敢吞咽口水,就怕提前惊扰了这栋宅子的主人。
   
这栋弗朗西斯口中的『鬼宅』其实一点都不阴森恐怖,恰恰相反,这栋宅子的花园错落有致地种植着各种植物、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样子。宅子的风格也同周围的房屋风格相当,只不过它的用色更偏向于冷色调,单看可能有些不近人情,但若搭配了收拾的整齐利落的花园和砖缝里长着青苔的矮墙,就显得温馨的多。
  
可是若不是基尔伯特两个星期前的亲眼所见,他也会认为能够打理出这样一个宅子并且住在里面的人一定是和心思细腻易于相处的人。
  
最起码是个『好人』
  
  
再三确定手机上警/察/局电话的快捷拨号键已经设置好了,基尔伯特用左手紧紧抓住手机,神色紧张地猫下腰一点一点向院落门口的铁艺门靠近。
  
终于,他挪到了门旁边。小心藏好自己的身子后,基尔伯特将脑袋凑上去,努力想从铁艺门的图案缝隙中窥探院子里的场景。
  
院子里静悄悄的,看起来一切和平时都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基尔伯特却并没有因此放下心来。
  
突然,他嗅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抽了抽鼻子,越闻越觉得不对劲——这个味道闻起来像是老爹煲肉汤的味道…
 
扑通。
 
基尔伯特的心陡然乱了,联系上之前长达两个星期的侦查所见,他隐隐约约明白了那是什么味道。再调整了身体的姿势、换了个角度后,基尔伯特终于看见他所预料的东西。
 
一口颇大的深锅,袅袅冒着淡色的蒸汽,锅沿搭着一条颇长的乳白色长条状物,中间纤长、两段鼓起。
  
基尔伯特赶快捂住自己的嘴,这才勉强遏制住从胸口深处迸发出来的惊叫。
 
那是一条腿骨。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发抖。他想要逃跑,跑的远远的,可是这难得的大好机会使得他强迫自己留下来。
   
不能谎,要冷静…只要将这个拍下来当做证据,加上自己的指证,一定会把那个变态杀人狂绳之于法的…
  
他颤抖着掏出手机,却听见头顶传来一个声音,惊得他手一抖把手机摔到地上。
  
“嗯~你在这里干嘛?少年。”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
  
  
  
“…原来如此。”青年点了点头。
 
面对眼前这位正在沉思的高个青年,弗朗西斯安东尼奥两人交换了眼神后,安东尼奥开了口:“其实俺们并不是说非常相信这件事…只是真的有认识的人说他亲眼目睹了那栋宅子里…”犹豫了一下,他咽了口口水才继续,“有,有人在摆弄尸体…”
   
“嗯…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啊…”青年沉思了片刻,宽慰地冲他们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也会注意的,必要的话我会联系警方,你们也要注意不要私自去那里探险,不然出意外就麻烦了。”
  
“哦,哦,好…”
  
“好了好了,天色也不早了,真是麻烦你们两位了,走夜路危险,请快点回家吧。”
  
“好的,先生再见。”
   
目送两个少年打打闹闹远去,青年脸上的微笑渐渐褪去,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温润的绿眼睛转了转。
“伊万,看你干的好事…”
  
  
  
基尔伯特一屁股跌坐在水泥地上,抬头惊恐看着门口站着的高大青年。
  
一身淡色长款大衣穿的整整齐齐,脖子上还围着米白色的长款围巾,青年身形高大,遮挡阳光而落下来的阴影简直能把基尔伯特遮得严严实实,脸型五官或许有些孩子气,但他露出的微笑却没有那么友善,笑意凉薄,眼睛里透露出的是疑惑与不耐。
   
……活脱脱一副看见捣乱的熊孩子翻过自家院墙攀折自己尽心种植的花卉时才会露出的不满神情。
  
基尔伯特满脑子还停留在『杀人狂发现我了』这一点上,根本没有看出这位『杀人狂』先生其实没有任何恶意。
  
他只想着尽快把这个变态绳之于法,自己有什么问题都没有关系,只可惜阿西还有老爹…
为这片地区的人做出牺牲,阿西和老爹一定会为自己感到骄傲的吧?
  
正在他想偷偷摸摸从身后摸出手机时,只听见头顶传来一声叹息。
  
“少年,水泥地板有那么舒服吗?能让你的屁股完全不想离开它?”
  
……
  
哎——?!!
  
什,什么情况。这个杀人狂怎么在我撞破他的犯案现场后还能这么自然的讽刺我?woc这个杀人狂的心理素质要不要这么好…
  
等等,说不定他是想接说话瓦解我的警惕心,等到我真正放下警惕的时候就下手…嗯,没错,肯定是这样的。
  
“…少年,你到底要呆坐到什么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他的手腕想把他从地上拎起来。
  
啪!
  
基尔伯特一激灵用力拍开青年伸过来的手,咬咬牙从地上飞快的爬起来,昂起头咬牙切齿的直瞪着青年的双眼。
 
“别以为本大爷不知道你犯了什么事,这位先生。”气势,气势,一定要用气势镇住他,“证据已经确凿无疑,本大爷还是劝你乖乖投案自首!”
  
基尔伯特大声说完这些话后,瞪大了眼睛摆出一副凶(宁)神(死)恶(不)煞(曲)的神情,后背却是拼命地冒冷汗。
 
上帝保佑这个平时用来对付暴怒状态的老爹的法子有用…
  
瞪了半天,他却只从面前这位青年的眼中看见纯粹的疑惑。
“少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画,画风有点不对!
喂喂说好的『变态杀人狂』呢?!
  
  
“喂喂,你不是杀人狂吗?!”
  
“什么杀人狂,少年你犯病了吗?”
 
“那那那…那个不就是你用来煮尸的锅吗?!”毁尸灭迹什么,不要以为本大爷没看见!
 
“那个?哦,那里面是今天早上送来的鹿尸。”
  
“……哈?”
  
“自然死亡,只可惜丢弃在森林里的时间过久了,肉都变质了,就不能用来做好吃的汤啦~”
  
“……”
 
“少年,为什么你还是一脸的不信任?”青年把玩着手里那根长长的鹿的小腿骨,瞥了眼基尔伯特,随手将腿骨搭在锅沿上,“算了,反正等这锅骨头冷却还需要一定时间,给你看一些事实,多说无益。”
 
“跟我来吧,少年。”
 
  
“我是一名标本师,工作的内容就是将死去的动物身体里的骨头抽离出来,重新拼接成一体,这项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心与细心。”
  
“自我十多岁时我就开始跟从我的导师学习成为一名标本师所需要的所有知识,他也曾说我非常有天分。”
  
“看这个,这个是我的第一个作品,一只猫的骨骼标本。他曾经是我养的猫,后来他就病死了…而后我就抽出了他的骨骼,做了这个标本。”
   
“我的导师也曾帮了我许多,直到我最终能够自己自立门户…”
 
  
基尔伯特有些着迷的看着那些标本。
  
他不敢说以前是否对骨骼标本感兴趣,起码现在看见这些骨骼时他的内心有的是震撼与好奇。
   
与外墙相反的是内部偏暗却显得温馨的装修风格,虽然周围厚重的布帘将外界的光线遮去不少,家具、墙纸乃至铺的地板也不像如基尔伯特自己家那样选择明快的色彩,但沙发上颜色繁复的坐垫靠垫、墙壁上富有异国风采的画、书架上材质不同的各式套娃、桌子上的插花,无不调节了屋内的气氛。但最引人注目果然还是屋内无处不在的骨骼标本。基尔伯特只能勉强辨认出刚才青年指出的那个是猫的,木质置物架上最顶端的是某种鸟类的,还有…那张扶手椅后方墙上的是牛头吗?
   
他站在客厅的一角,却感觉自己置身于骨骼的海洋。
   
青年像是很满意他的表情:“怎样,看了后感觉如何?”
   
“壮观…”他从没有真的近距离的接触过了这么多的骨骼标本,学校的那些都通通锁在镶嵌着玻璃的置物柜里、禁止触摸“全部都是你做的?”
  
“当然”青年眼睛转了转,嘴角的微笑终于带上了点温度。
   
基尔伯特凑近一个玻璃箱,不经意的嘟囔着:“不过真的珍贵的骨骼标本你居然随随便便就带我进来参观…”
    
“少年,不是你想进来看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之前连续一两个星期的傍晚我都看见你利用我家的窗户向里面偷窥,不就是好奇这里面有什么吗?”
  
  
不,不是吧…
本大爷扒墙偷窥的样子全被这家的人看见了——!!!
传出去本大爷还怎么见人……
  
  
“不过说过来,你还真是执着”长达两个星期的偷窥不是谁都能做到。
  
“那,那不是…”本大爷端的锅本大爷自个背。
 
“你慢慢看,我去工作了。”青年看了看挂钟,嘀咕着那锅子骨头应该差不多了,就转身准备去院子,“有事情就去找托里斯。”
  
“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我该怎么称呼你。”基尔伯特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连这家主人叫什么都不知道。
等等,门牌上好像有,叫什么来着…
   
像是不耐的叹了口气,那个青年回答:“伊万·布拉金斯基”
  
“布拉金…什么…先生?”
 
“嫌太长记不住的话叫伊万就行了。”青年懒得多费口舌,甩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甚至连站在门口手提着菜的青年与他打招呼他都没有理会。
   
那个青年用手搔搔后脑勺,无奈的笑笑,像是早已习惯了那个伊万的脾气。他冲傻呆呆站在置物架边的基尔伯特眨眨眼,温润的绿眼睛在灯光下闪着温和的光:“别介意,他只是过于在乎他的爱好,嗯…外加有点不懂怎么与人打交道?”
   
哦,哦…
“我并没有介意。”
   
“好吧,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青年弯腰换了拖鞋,而后向基尔伯特发出询问,“我叫托里斯,是这里的管家,请问你需要什么饮料,茶、咖啡还是果汁?”
   
   
  
  
【FIN】
  
  
写完爽死了(๑•̀ᄇ•́)و ✧
  
啊啊啊早就想写有点冷漠不甩人唯独对自己痴迷的事物爆发出热情的露子了,呜啊专注于某件事物的人都好帅好帅【花痴】
  
崩坏厉害我都不管了…
    
这篇里的托里斯和伊万没有本家设定里的感觉,可能更像是朋友的关系(没错他们其实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托里斯对伊万的称呼就不是“布拉金斯基”而是采用“伊万”(打的字也少了hhh)
  
中二少年普爷的自称也因为环境情景变化而在“本大爷”和“我”之间转化(不过在他的内心活动中还是“本大爷”),主要还是觉得如果只用一种的话会体现不了普爷的变化(×
  
可能还会有续章…?这玩意一脑补起来就没完没了。
  
自嗨完毕,以上!
  
  

评论(1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