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周延

名字是陈子延,少言少语

只有一支断笔,却妄想写出世界
感谢你在此停留过

…其实我有写,但是放在小号了(。)
写完整理后再在这里发

像我这种年更的家伙,绝对中立最棒了
(啊?我欠了文和车?我怎么不记得?)

我想吃牛肉粉:

试试 笑死

蛰伏。:

那个...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请大家放心】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

虽然咸鱼号没什么文章发,不过没事也算是安心了。瘫

toki今天有粮吃了吗:

…。?


宸郄_点fo需谨慎:



吓得我一愣




叶折缙:







不知道之前看见文章被封就大骂你wo国的太太脸疼不疼








LOFTER官方博客:















下午收到用户反馈,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部分误伤,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请大家耐心等待。
































请大家放心,经跟审核部门确认,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请放心使用LOFTER!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




























这段时间伴随我的是无休止地思考
若是不断修正与实践,会不会让我前进呢?

【生贺短打】言于猫(cp:两汉智谋组)

#短小精悍#
#食之无味#
#内容无脑#
  
  
这里不周延,皮上是保持养老心态的张良,爱好调戏后辈。
此文送给后辈  @鹿 ,你居然临时改ID,害得我差点找不到|ω•`)
祝你生日快乐,愿你可以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
   
甜,短,ooc。
一方为猫,不是猫化、是真的猫。
所能接受,请下视。
    
    
   
    
 
    
开始不过是些松软的触感,恍惚以为是还未醒过来的错觉。
       
但待到清醒些,才发觉并不是梦。张良昏沉眯着眼,垂着头就这样晃了晃,试图把沉沉压在后脑的厚重感甩掉,手指下意识蜷缩,揪住一撮软乎温热的毛发。
      
“……?”手指摸索着,毛发覆盖下暖呼呼的团状物蠕动了一下,这才慢悠悠地“喵呜”一声,声调七分慵懒三分不满、绵长地绕着自己耳朵转了会。张良手肘撑起身子,这才从一堆书籍的缝隙中爬出来,扶好歪戴的单片镜,他才真正意义上的正视了那个被自己揪毛的“物体”。
“……你怎么在这里啊。”
   
  
==================
    
  
【生贺短打】言于猫(两汉智谋组)
   
    
==================
   
    
猫儿似是不满,“喵呜”一声便无下文。见自己的猫并无下一步,张良内心无奈地叹息一声,放缓声音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孔明?”
   
尾巴翘起来晃了晃,像是回应。
  
……这样才有反应么?
     
张良揉了揉眉心,伸手呼噜了几下诸葛亮的毛。他不清楚几个小时前被他托付给刘邦的猫怎么跑过来的——也许是因为不喜欢刘邦趁窗口敞开从那跑出来,也许是刘邦出门遛猫(不对,猫需要溜么?)时没看住溜了。
   
不过也不碍事,也就是待会得费点时间将他送回去的,重演暂时分别的旧戏码。
    
——不过现在看来可能有些困难。张良盯着那横卧在桌子上好不惬意晒着太阳的猫大爷,思考着如何在不惊动走廊尽头正趴着补午觉的管理员的前提下转移走这只猫。
还有,刘邦还没找到这里吗?浅色发色的青年蹙眉,有些束手无策。
      
诸葛亮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主人的烦恼,他侧卧在桌上,毫不在意身下就是张良甘愿将他扔到刘邦那并埋头于图书馆所努力的东西,就是任张良如何推动也不肯起身。眯眼享受从窗帘缝隙钻进来的一线阳光,这只猫完全无视青年焦灼的视线、自在地舔弄自己的毛发。
   
平日的灵性哪去了?被当成嘎嘣脆吃了?不敢太大动作、只怕一声猫叫吵醒管理员——张良真心想翻白眼了,只得手指附上皮毛、力道适中的顺着,不时的轻柔打转,呼噜得猫在阳光下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手指的动作停了。
   
“……孔明,下来。”
   
猫不情不愿睁开眼,圆润的蓝瞳孔盯着张良。
   
“别耍脾气,”口吻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你蹲这我没办法写论文,”迟疑了会,又补上一句,“留这里也可以,别乱窜。”
   
圆润的猫瞳孔一眨不眨,蹲坐的猫像是一尊塑像,只有后边的尾巴翘起末端成勾、一晃一晃地。
   
张良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傻瓜,用着对人商量的口吻对着一只猫说话——就算这只猫同人一般有名有字也是。磕磕绊绊漏出几个音节,他才撑着将话续完,“……听见了吗?”
   
好傻。
他感到耳根在发烫。
    
猫一眨不眨定了一会儿,垂下头舔了舔侧边的毛,起身灵巧地绕过好几个障碍物跃下书桌,利爪收敛在肉垫里、落地无声。他绕着张良的裤管蹭了蹭,最后在鞋子旁舒服地窝成一团。
   
张良眨眨眼,不敢相信如此简单就达成了目的。
    
   
说不定诸葛亮真的听得懂自己说话。
谁知道呢。
    
   
晃了晃头,他伏案继续专注于手头上的论文。
  
当然,脚是不敢乱动了,生怕惊扰了侧边窝得安稳的猫。
   
……话说,解决完论文,不如去采购点三文鱼吃吧?
    
   
   
【FIN】
   
  
我爱修仙,法力无边 
文短而没营养,这就是我。【咸鱼瘫】

我就想问,这个开车有人吃吗?
反正我是蠢蠢欲动的

开军师组(良亮注意)的车(可能是会成为灵车的玩意……),有人吃吗?

【aph片段】落花时(cp:枢轴花组)

#片段练笔#
#剧情无脑#
#短小无味#
  
  
复健产物,食用请谨慎。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重要的事说三遍_(:зゝ∠)_
      
     
     
     
    
      
      
      
         
“又是一年樱落时……”
   
他抬起一只手臂,修长的手从宽大的袖管里伸出,翻掌向上、稳稳接住了几瓣淡色的樱花。
    
一阵风吹过,轻薄的花瓣在掌心打个转、又被刮向空中。本田菊收回手,拢拢袖口后抬眼望着那花飞远,同着它千万个同伴在头顶刮起粉色的海潮。
    
风停了,花瓣簌簌而下,落在他的头上、衣服上,看起来就像是落满了雪。
    
菊岿然不动,垂眼任凭花瓣落满身。
   
     
=====================
  
  
【aph片段】『落花时』
(cp:枢轴花组)
  
花虽芬芳终须落。
 
 
=====================
    
    
自春风吹拂而过,自冲绳到北海道,一年一度的樱花潮席卷整个日/本,昭示着春天的到来。
   
似乎这一纤弱植株总会得到大和民族的格外宠爱,自第一朵艳色花开放为始,至最后一点淡色花凋零,新闻媒体的镜头追随着樱花的脚步北上,只为从始至终的见证。
   
   
   
“——这是一种风雅。”面对别国的疑惑询问,本田菊啜饮一口茶淡然回答,随之为茶水的寡淡短暂蹙起眉头。一旁的千年古国露出会心一笑,无视询问者的惊愕目光自顾自将刚沏好的茶水往他那一推,拢拢袖口而后端起自己的茶碗。
  
“多谢,这是今年的新茶么耀君?”品一口,菊赞叹,“好茶。”
  
“小菊好眼光。”王耀哼着小曲,全然当那位北/约成员国于无物,“若是喜欢,待会走时捎上一罐。”
   
“那便谢谢耀君了。”
   
“不必。”茶碗掩去笑意,淡金色的眸子眨了眨,“顺带分享给那位吧,好东西要拿出来分享不是?”
  
   
  
那位啊……
  
菊在树下拢拢袖口,歪头抖去发间的花瓣。风吹过他身旁,带着一缕寒凉——早春仍旧有几分寒意,若不注意添加衣物还是会冻到。想到这里他转过身,对着廊道上懒洋洋躺着的人说。
“费里君,还是别在这里补觉吧,容易着凉。”
   
“恩……”被提及的人发出模糊不明的呢喃,翻了个身,“菊你就让我睡会吧……反正我身体好不容易着凉……”
   
“不行,”菊一言拒绝,末补上一句软话劝说,“在此处休息的确容易着凉,费里君还是爱护好自己的身体比较好,若是身体折腾差了,到时候如何去尽情游览呢?”
  
“Ve……好吧,菊我听你的。”嘀咕着“菊真像妈妈”,费里西安诺用手肘撑起身体坐起来,低下头抱起那只团在一旁打盹的毛茸茸眯眼猫蹭了蹭,这才缓缓打个呵欠。
“呼——嗯”
“喵——”
  
一人一猫在廊下动作几乎一致,这番场景看得菊有几分好笑。
  
“若是费里君困倦,在下可以带您去客房先行休息,现在时间宽松,游玩可以稍微延后。”上前几步,菊轻声说道,却听低头揉着眼的淡棕色头发青年用迷蒙的声线喃喃拒绝。
  
“Ve……难得好天气,错过了就有点可惜了不是?”费里西安诺露出兴奋地笑,挥了挥手想展示自己并不困顿,“还是去玩吧ve!”
  
“好吧……那在下先去备些茶水,也好提神醒脑。”褪下木屐,穿着白布足袋的脚踏在木头上悄无声息,宽松的衣袖晃过低头揉猫的青年肩旁,却被他一手捉住。
  
“菊。”
“怎么了费里君?”
   
“你能蹲下来吗?”费里西安诺仰起头,捉着他的袖管催促,“就一下。”
 
菊不明他的意指,但也依言屈膝蹲下、手掌撑着地板身体前倾少许:“怎么了……”
 
 
  
他只看见有着蓬松柔软的发的青年凑近他,难得睁开的眼睛带着些疲倦和水汽,却仍旧明亮,像明镜倒映出他的模样。凑近后他身上染着的些许汗味和干净的衣皂芬芳熏着鼻尖,菊感觉到费里西安诺抬起手臂、用手拂去他发间的什么,手指下落的时候触碰到脸颊,轻轻的。
一阵风吹过,又是一阵花落。
 
他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Ve……菊的头顶有花瓣哦,我帮你取下来了。”费里西安诺露出淘气的笑,下一秒却眨眨眼、一副惊异的模样,“菊……你怎么了?”
  
“在、在下没事……”慌乱蹭了把脸颊,慌乱起身快步走开,“在下立刻去备茶!”
  
费里西安诺呆呆看着身着和服的青年一反常态的不稳重,不解的歪歪头。
“菊这是……怎么了?”
  
“喵——”蹲坐在一旁的花猫抖抖耳朵,发出意义不明的慵懒叫声。
  
 
【Fin】

昨晚与亲爱的 @幽冰君 对戏的下半部分的最后一段
  
cp鹊良鹊,高渐离出没
结局其实一开头就已经昭示了,这是个一开头就知道结局的故事
  
  
  

准备写成片段,名字就叫做『远行客』
不知会不会有人路过看到这个故事?【撑头】

昨晚与亲爱的 @幽冰君 对的戏下半段的前一部分
希望顺序没错……打乱的截图看得我眼都花了
 
cp鹊良鹊,高渐离出没
下半段开始张良就成了隐藏人物

顺带一提这段戏有名字,叫『远行客』